程氏针灸英文版

动态资讯

首页 \ 学术成就 \ 学术集萃活动图片 \ 国医大师程莘农针灸经验…

国医大师程莘农针灸经验简录

程莘农主任医师专职从事针灸的教学与临床已近三十载(1979年),誉满国内外。他较完美的把理论运用于实践,入深理于浅出,寄变幻于平凡。

程莘农主任医师专职从事针灸的教学与临床已近三十载(1979年),誉满国内外。他较完美的把理论运用于实践,入深理于浅出,寄变幻于平凡。我随程老学习以来,感受颇深,点滴所得,不敢私藏,故简录程老经验于后,以与同道共享。——彭荣琛

认证不移 用穴灵活

程老认为,为了提高疗效,应注重认证准确,在基本功上锻炼,不要追求虚招。治病的方法要能使人容易理解,容易掌握。如果玩得眼花缭乱,结果谁也弄不清,那就不好了。临证时,辨证要认真仔细,宁愿多花一点时间,把好治疗的第一关。认准了证就要敢于坚持守法,不要一天一改穴,三天一变方,要看到疾病也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尤其是一些慢性病,更要注意这个问题。如治李红茹一例,诊为心气不足,血络淤滞(风心病),用内关、膻中、心俞、膈俞、三阴交作为主方,先后经过三个月,连续针灸43次不更方,终于使自觉症状基本消失,上班工作。

在认准了证后,用穴又要灵活,主证主穴一般不要轻易变动,但配穴却要注意加减,要死方活用。如上案在治疗过程中出现过感冒,白带多,晕针等情况,则随时配用不同穴位,如感冒配列缺、华盖、丰隆,白带配气海,晕针则提前出针,减少留针时间等,使这些兼挟病证很快控制,将急性病与慢性病的治疗结合进行,内科病与妇科病的治疗互相促进,从而取得满意的结果。

取穴准确 强调骨度

程老认为取穴的准确性是很重要的,所有穴位的尺寸都要记忆准确。但是对有些穴位的尺寸历来看法并不一致。如列缺穴的部位,《铜人腧穴针灸图经》认为是:“在腕后一寸五分。”而《针灸资生经》认为是:“在腕侧上半寸,明堂下云腕上一寸。”《子午流注说难》则认为:“在腕侧上一寸半,以手交叉,食指末筋骨罅中。”像这样看法不一致,部位不肯定的穴位尚多,有些即使尺寸明确,但丈量不便。因此可以用穴位附近的骨骼作为量取尺寸的标志。《灵枢·骨度》篇以骨骼为标志,对全身各处的尺寸进行了阐述,后世医家很重视骨度与穴位的关系。程老认为骨度不但是一种体表尺寸,而且与内在的经脉长度,内脏大小等有关,因此强调骨度与穴位的关系极为重要。以骨度量取的穴位准确性较大,因为骨度本身就有穴位尺寸的含义。如程老取列缺穴,即按高骨后陷中下五分,摇患者之手有隙处即是此穴。如足三里穴为循胫骨粗隆前缘向下,模至最凹处,旁开一指即是此穴。如丰隆穴在外踝尖与胫骨粗隆最高处连线的二分之一处即是,如此等等。这样取穴方便可靠,适宜临床操作。

按体位取穴 顺次序用针

程老认为在进行辨证取穴之时,还得注意病者的体位,选用不同的穴位采用不同的体位。这样,既便于用针,又不使病人感到疲倦。如取腹、面部的穴位,则取仰卧位;取背、颈部的穴位,则取俯卧位,若有必要腹部同时取穴时,则以一面为留针穴,另一面为点刺穴。如韦虹一例为背部沿脊柱两侧疼痛,活动受限,则以俯卧位取留针穴,用肝俞、肾俞、膈俞,留针20分钟,然后配用期门、京门、膻中,在背部穴出针后进行点刺,得气即出针。针3次后,即可自行转侧。若属慢性病需长期治疗,可采用一天用仰卧位,一天用俯卧位的穴位。如汪正芳一例,为腰骶骨折手术后变形疼痛,引起全身不适。在俯卧位控制疼痛之后,便采用一天俯卧,一天仰卧的办法取穴,改善全身症状,效果较好。程老认为这样用穴有阴阳平衡之意,以防止阴阳偏激。根据这种想法,还可采用左右穴位配伍,如臀部用双侧八髎穴,面瘫用双侧面部穴等。为了用针时顺手方便,程老认为针刺用穴之时,应按一定的次序,从头到脚,或从脚到头,这样既可以因顺手而加快针刺速度,又可避免因忙乱而遗漏穴位或发生差错,对患者来说也容易精力集中,配合治疗。所以在书写病历中的针刺处方时,一定要按用针次序书写,尤其是用穴较多的时候,更应注意这一问题。当然这种次序不是绝对的,若从腹部疾患来说,则以先四肢穴后胸腹穴为好。

至于取穴多少,历来并无定论,如《医学入门》认为:“百病一针为率,多则四针,满身针者可恶。”然而在我们能看到的医案中,取穴四个以下的并不多见。程老认为取穴以精、准为主,不以穴位多少为限。我随程老临证,亲眼见到有少至一、二穴者,有多至一、二十穴者。如王杏云一例,左上臂外侧酸痛一个多月,取右阳溪一穴,阿是二穴,针四次痛即止。又如赵维厚一例,呕吐眩晕,左半身麻木,运动不利(脑血栓形成),选取百会、风池、地仓、颊车、合谷、三间、外关、后溪、环跳、阳陵泉、承山,太冲计15穴(有的是单侧用穴),第二天起血压降至正常,25次后症状消失,身体基本恢复正常。程老有时取穴虽多,但其主穴并不多,一般只是3~5穴,如中风常为百会、合谷、太冲,偏瘫时上肢用肩髃、曲池,下肢用环跳、阳陵泉,面瘫用颊车、地仓等。其它穴多为配穴,或为了多种病的综合治疗。

重视民间医生经验

程老不但很重视向古人学习,也很注重向民间吸取经验。他虽然理论和临床经验都较丰富,但只要看到民间医生的某种方法确有其特点,就主动把别人的方法用在自己的实践中,使疗效不断提高。如用百会穴,在针刺时,根据民间医生的经验,采用了进针轻、快、浅的手法。因为针进太重太深,会使病人感到头上戴了一个铜盔一样,沉重而不舒适,反而影响疗效。又如用内关、大陵、神门治疗疾患,可见张葆如一例,为脏燥证十年(抑郁型精神分裂症)即用百会、听宫、大陵、神门、内关、太冲、足临泣,3次即能安睡,10次后精神变好,20次后已无幻听,精神正常。在用针时先刺大陵、内关、神门三穴,能安定神志,使病人易于接受其它治疗。

重视指力 注重针感

程老认为运针的指力,对疗效有直接影响。要有《内经》所说的“手如握虎”之力,才能“伏如横弩,起如发机”,才能针达病所,气通乾坤。有时同样一些穴位,别人治不好,他却能很快取得疗效,这其中与指力有很大关系。如方敏一例,面瘫一个月,经针刺,贴斑蝥膏等法均无效,来诊后,同样用睛明、风池、巨髎、四白等穴,13次即基本痊愈,24次完全恢复正常。所以程老经常要别人从他手中抽他握住的针,以试验他握针的力量。

程老认为得气之时病者有针感,医生手下也应有得气感。针感以直接刺激的感觉为主,所以有时有针感但不一定得气,此时,可停针待气,若为了单纯追求针感而反复提插,结果虽然有某种针感,但却可能打乱气机的正常运行,疗效往往不佳。另外,医生若不细心体会针下情况,而以追问病人的感觉为主,这样,心中无底,疗效很难保证。

因人用针 因病取穴

程老认为辨证论治不但要运用在认证取穴上,而且要运用在针法上。对于怕针者,或初次来诊者,手法宜轻,进针宜浅,穴位宜少。因为他们对针的感觉敏锐,怕痛,所以医生决不可草莽从事,否则病人要么不能坚持治疗,要么不能很好配合治疗,从而影响疗效。另外,针灸方法的使用也要因病而异,单独或配合进行。一般治疗风寒湿痹的病症多针、灸同时使用。面瘫的病人,瘫侧用灸,健侧用针。面肌痉挛的病人,痉挛侧用补法,健侧用泻法。腹部疼痛的病人,先针远端穴,待疼痛缓解后,再针腹部的局部穴,如此等等。

手法精炼 疗效惊人

程老的针刺手法看来朴实无华,但它却是长期来千锤百炼、融各种手法于一炉之作。动作轻快利索,迅速准确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如进针这一动作,就把点穴、押指、穿皮、送针几个动作融合在一起,用一只手在1~2秒钟内完成。它将中国的传统进针法与日本常用的管针进针法的优点结合在一起,使用时很得病人的好评。另外,如针百会穴也只是持针按指一个动作,不消半秒钟,就轻巧的将针送入。针刺一位病人,从针第一个穴位,到最后一穴得气,一般不超过5分钟,而实践证明疗效很好。如胡光琪腰痛一星期,他人扶持仍疼痛难行,经针百会、大椎、腰阳关、肾俞、命门、次髎等穴,当场疼痛消失,笑逐颜开,自行走回。另外,中风失语经针刺后竟能歌唱说话者,被断为不治之症的脑外伤性面瘫病,经针刺后,竟五官端正如常人者不可尽言。

讲求实效 不务虚名

程老认为疗效的好坏,要以客观表现为主,如面瘫者要通量尺寸进行对比,中风偏瘫除量肢体活动角度以外,还要看病人的活动能力是否提高,胃痛病要看疼痛发作次数及程度,还要看饮食、消化情况是否改善等。特别要注意的是,有些病人出于感激心情而说“好一点”,实际上并不一定有效。在记录病历时千万不要把这种“好一点”写上去。程老认为假若这也算有效的话,那就是面子疗效,是不可信的。所以程老遇见这种情况,就只在病历上写一个针刺日期。有时有些病证治疗有些困难,把握性不大,程老也如实向病人说清,从来没有自以为是的虚荣心。每天国内群众和外宾慕名而来的络绎不绝,可见名气之大,但有时为了方便病人,他还是主动给病人介绍当地有能力的医生,建议他们到当地治疗,并把自己的看法和用穴情况如实记录下来,供其他医生参考,很得群众赞扬。

附:

这是笔者在1979年所写的一篇文章。1978年,我有幸成为程老的第一位研究生,他的教导使我终生受用。当时由于年纪较轻,学习时间紧张、匆忙,仅仅记载了如上内容。实际上程老的医术这里记载的只是九牛一毛,好在以后将有程老的专门研究出版,将满足读者的愿望。

程老系江苏淮阴人氏,年轻时从事中医,声名鹊起。后从当时名医承淡安学习针灸,并在承氏所办中医学校中任教,担任针灸科主任。1957年,国家为了发展中医事业,在北京成立中国中医研究院和北京中医学院,从全国调集知名中医师进京,程老奉调进入中国最高学府和科研机构。即在北京中医学院针灸教研室任主任。北京中医学院与中医研究院(现中国中医科学院)分开后,留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工作,成为中医历史上首届主任医师,首届中国工程院院士。

彭荣琛.程莘农针灸经验简录[J].山东中医杂志,1981创刊号:12-14.


关注我们,了解更多中医知识

分享,健康就在身边!

【学术集萃活动图片】